中国足球不止一场“生死战”

yabovip228com/ 2021年10月24日

北京时间10月19日凌晨,第九轮西甲联赛最后1场比赛,西班牙人队对阵加的斯队,这是西班牙人队争取本赛季第三场胜利的最好机会——上一轮西甲联赛还是10月3日,西班牙人队在主场出人意料以2:1力克皇家马德里队,中国前锋武磊在这场比赛中替补出场,球队最后20分钟顶住了皇家马德里的全力反扑拿到宝贵3分,对于没有过高欧战需求、只想在西甲联赛中站稳脚跟的西班牙人队来说这已足够。

那场比赛结束之后,武磊连夜从西班牙直飞阿联酋前往国足驻地报到,10月8日凌晨,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国足3:2险胜越南队赢得小组赛首胜,武磊梅开二度,其中包括补时阶段的绝杀,单就这样的结果而言,武磊这一趟“勤王救驾”不虚此行。10月13日凌晨国足客场2:3不敌沙特队,大部队当日回国,只有武磊1人离开球队登上飞往西班牙的航班继续征战西甲联赛——如果国足11月的两场12强赛能够确认在苏州主场进行,武磊将在两周之后再次经历长途旅行回国作战。

这样的“旅途辛苦”原本便是职业球员必须接受的“职业生涯组成部分”,事实上9月国足在多哈0:1小负日本队之后,武磊独自前往机场(回西班牙征战西甲)时就有强烈感慨:在我旁边,几乎一整支日本国家队的球员都准备返回欧洲各自的俱乐部……我们和亚洲强队的差距确实很大……

日本队在12强赛中先后输给沙特和阿曼队并非能力下降,只是心态不稳且运气欠佳,主场2:1力克澳大利亚队让日本队重回正轨、斗志更旺,即便当前只是排名小组第三,但绝大多数球迷认为日本队有足够的能力争取小组前二(前两名直接出线)。

这与国足所面对的严峻出线分排名小组第五(沙特队12分第一、澳大利亚队9分第二、阿曼队和日本队均为6分排名第三、第四),一旦11月11日不能在与阿曼队的比赛中全取3分,小组直接出线甚至获得附加赛资格(小组第三)都将只剩下“理论可能”。

这意味着国足的“生死战”已经大幅度提前到前半程的最后一轮。据记者了解,中国足协正在尽最大努力保住主场优势(避免前往第三方场地完成比赛),以便球队能以最佳状态出战这场名副其实的“生死大战”。

目前国足正在熟悉的苏州赛区(隔离区域内)进行封闭训练:调整两天之后,球队的训练照常进行,教练组是否需要补充球员入队充实阵容不得而知,但国足确实不再有“试错空间”,与阿曼队一战除了全力猛攻容不得任何保留。

事实上国足的“生死大战”亦可被视作中国足球的“生死大战”——按照中国足球自身特有的运行逻辑,国字号球队成绩几乎可以决定联赛发展的前景。而作为中国职业(专业)足球的基本建筑,职业联赛本赛季“冷淡收场”、新赛季“无所适从”的可能性正在逐步增加。

以影响面最广的中超联赛为例,自8月中旬4场补赛结束,中超联赛已经长达60天没有出现在球迷视线当中——而这样“两不相见”的日子还将至少持续30天。

国足倘能争取在苏州主场完成11月两场12强赛,则第二阶段的8轮比赛将于11月下旬重启,第三阶段比赛亦有望提前进行,但若11月两场比赛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因素所限仍要在第三方场地进行,则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要等到国足球员完成14+7的隔离后方可进行,由于剩余16轮联赛几乎无法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联赛的赛程还要再做相应变动。

一个权威性和话语权都不足以保持“稳定状态”的联赛,自然很难获得赞助商及球迷的青睐,更何况联赛参与主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位现役球员告诉记者:“不欠薪的(中超)俱乐部据我所知不到半数,欠薪的最少也是欠1个季度了,大家现在都是硬着头皮在踢,真不知道还能踢多久。国家队赢了还好,能刺激一下,要是输了,马上就会有接着退出(职业联赛)的,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据记者了解,从上赛季开始的职业俱乐部“转型”并未结束,比“中性名称”更难实现的“股权多元化”难倒了大批职业俱乐部——而根据多家俱乐部最近一段时间的反映,如今联赛政策决策层要求各俱乐部按照“433”的比例和当地行政管理部门及体育行政管理部门签订持股协议,某俱乐部工作人员这样向记者解释:“意思就是说政府指定的省(市)直属企业和所在地体育局要各占俱乐部30%的股份,投资方有40%的股份,这实在让我们无法理解和无法接受,因为联赛可以有公益性质,这没有问题,但如果这个联赛没有商业价值,那我们投资方为什么还要每年真金白银投入好几个亿?那干脆倒退30年回到专业体制算了,各省体育局自己用财政拨款养队打全国锦标赛,不用担心风险。”

这样的政策确实令人感到困惑:1994年开始的甲A联赛,2004年开始的中超联赛,至少在形式上和结构上向足球发达国家运营的职业联赛进行靠拢,如果时至今日行政管理部门还要占据职业俱乐部高达60%的股份,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概念将无从谈起——2020赛季的“退出潮”足够触目惊心,中超联赛冠军亦不能幸免于难,一级一级蔓延开去,中冠联赛(第四级联赛)排名第10的球队几乎要被“保送”中乙联赛这样的尴尬场景实属罕见。俱乐部投资方“股份制改革”的难度远远超出足球范畴,联赛决策层“退回专业体制”的想法更像是“雪上加霜”。

职业联赛“生死攸关”不算危言耸听,此时要强行凑数完成“新赛季职业联赛扩军”的目标只会带来更多无法解决之难题——所以中国足球的“生死大战”,显然不止一场比赛那么简单。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时间10月19日凌晨,第九轮西甲联赛最后1场比赛,西班牙人队对阵加的斯队,这是西班牙人队争取本赛季第三场胜利的最好机会——上一轮西甲联赛还是10月3日,西班牙人队在主场出人意料以2:1力克皇家马德里队,中国前锋武磊在这场比赛中替补出场,球队最后20分钟顶住了皇家马德里的全力反扑拿到宝贵3分,对于没有过高欧战需求、只想在西甲联赛中站稳脚跟的西班牙人队来说这已足够。

那场比赛结束之后,武磊连夜从西班牙直飞阿联酋前往国足驻地报到,10月8日凌晨,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国足3:2险胜越南队赢得小组赛首胜,武磊梅开二度,其中包括补时阶段的绝杀,单就这样的结果而言,武磊这一趟“勤王救驾”不虚此行。10月13日凌晨国足客场2:3不敌沙特队,大部队当日回国,只有武磊1人离开球队登上飞往西班牙的航班继续征战西甲联赛——如果国足11月的两场12强赛能够确认在苏州主场进行,武磊将在两周之后再次经历长途旅行回国作战。

这样的“旅途辛苦”原本便是职业球员必须接受的“职业生涯组成部分”,事实上9月国足在多哈0:1小负日本队之后,武磊独自前往机场(回西班牙征战西甲)时就有强烈感慨:在我旁边,几乎一整支日本国家队的球员都准备返回欧洲各自的俱乐部……我们和亚洲强队的差距确实很大……

日本队在12强赛中先后输给沙特和阿曼队并非能力下降,只是心态不稳且运气欠佳,主场2:1力克澳大利亚队让日本队重回正轨、斗志更旺,即便当前只是排名小组第三,但绝大多数球迷认为日本队有足够的能力争取小组前二(前两名直接出线)。

这与国足所面对的严峻出线分排名小组第五(沙特队12分第一、澳大利亚队9分第二、阿曼队和日本队均为6分排名第三、第四),一旦11月11日不能在与阿曼队的比赛中全取3分,小组直接出线甚至获得附加赛资格(小组第三)都将只剩下“理论可能”。

这意味着国足的“生死战”已经大幅度提前到前半程的最后一轮。据记者了解,中国足协正在尽最大努力保住主场优势(避免前往第三方场地完成比赛),以便球队能以最佳状态出战这场名副其实的“生死大战”。

目前国足正在熟悉的苏州赛区(隔离区域内)进行封闭训练:调整两天之后,球队的训练照常进行,教练组是否需要补充球员入队充实阵容不得而知,但国足确实不再有“试错空间”,与阿曼队一战除了全力猛攻容不得任何保留。

事实上国足的“生死大战”亦可被视作中国足球的“生死大战”——按照中国足球自身特有的运行逻辑,国字号球队成绩几乎可以决定联赛发展的前景。而作为中国职业(专业)足球的基本建筑,职业联赛本赛季“冷淡收场”、新赛季“无所适从”的可能性正在逐步增加。

以影响面最广的中超联赛为例,自8月中旬4场补赛结束,中超联赛已经长达60天没有出现在球迷视线当中——而这样“两不相见”的日子还将至少持续30天。

国足倘能争取在苏州主场完成11月两场12强赛,则第二阶段的8轮比赛将于11月下旬重启,第三阶段比赛亦有望提前进行,但若11月两场比赛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因素所限仍要在第三方场地进行,则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要等到国足球员完成14+7的隔离后方可进行,由于剩余16轮联赛几乎无法在一个半月之内完成,联赛的赛程还要再做相应变动。

一个权威性和话语权都不足以保持“稳定状态”的联赛,自然很难获得赞助商及球迷的青睐,更何况联赛参与主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位现役球员告诉记者:“不欠薪的(中超)俱乐部据我所知不到半数,欠薪的最少也是欠1个季度了,大家现在都是硬着头皮在踢,真不知道还能踢多久。国家队赢了还好,能刺激一下,要是输了,马上就会有接着退出(职业联赛)的,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据记者了解,从上赛季开始的职业俱乐部“转型”并未结束,比“中性名称”更难实现的“股权多元化”难倒了大批职业俱乐部——而根据多家俱乐部最近一段时间的反映,如今联赛政策决策层要求各俱乐部按照“433”的比例和当地行政管理部门及体育行政管理部门签订持股协议,某俱乐部工作人员这样向记者解释:“意思就是说政府指定的省(市)直属企业和所在地体育局要各占俱乐部30%的股份,投资方有40%的股份,这实在让我们无法理解和无法接受,因为联赛可以有公益性质,这没有问题,但如果这个联赛没有商业价值,那我们投资方为什么还要每年真金白银投入好几个亿?那干脆倒退30年回到专业体制算了,各省体育局自己用财政拨款养队打全国锦标赛,不用担心风险。”

这样的政策确实令人感到困惑:1994年开始的甲A联赛,2004年开始的中超联赛,至少在形式上和结构上向足球发达国家运营的职业联赛进行靠拢,如果时至今日行政管理部门还要占据职业俱乐部高达60%的股份,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概念将无从谈起——2020赛季的“退出潮”足够触目惊心,中超联赛冠军亦不能幸免于难,一级一级蔓延开去,中冠联赛(第四级联赛)排名第10的球队几乎要被“保送”中乙联赛这样的尴尬场景实属罕见。俱乐部投资方“股份制改革”的难度远远超出足球范畴,联赛决策层“退回专业体制”的想法更像是“雪上加霜”。

职业联赛“生死攸关”不算危言耸听,此时要强行凑数完成“新赛季职业联赛扩军”的目标只会带来更多无法解决之难题——所以中国足球的“生死大战”,显然不止一场比赛那么简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bsecure.com/,中超

0 Comment

Add Commen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